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耿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临寒泉闻妙响——读黄耿辛的画

2014-02-17 14:30:56 来源:《美术界》作者:陈玉圃
A-A+

  1992年,“全国第七届花鸟画邀请展”在深圳举办。大会正巧把我和耿辛兄,及李荣光先生安排在同一房间,彼时的黄耿辛风华正茂,才情横溢,平易谦和,俨然君子也。而荣光先生则文质彬彬,气度高华,颇具学者风骨,只有我鲁愚木呐,依然土老帽一个。索幸二位并不以我为卑劣,遂作促膝之谈甚乐,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也!特别是每天晚上,我等同时迦趺床上谈禅论画的情景,尤其使人难忘。岁月飘忽,转瞬十数年矣,每忆及此,颇多感慨系之!

  日前,耿辛兄过寒舍。虽依是身体强健,而鬓边已皤皤然白矣。不禁挚手相看唏嘘者久之。兄出示近版《黄耿辛画集》一册。印刷精致,装帧典雅,披卷拜读,如有春风飒然拂面,悦我目,怡我心。是知兄不费十年磨剑之功,其画艺精进终期于大成也。我一向很欣赏耿辛兄的画,此集中作品更引人注目。其不仅技法娴熟,格致新颖;也不惟情趣盎然,立意不俗。我所爱者尤其是画中透着一种空灵,宁静之气,墨韵渖渖然,明丽而洒脱。就象是品一杯清茶,临寒泉闻妙响。拈三柱奇香,访古刹听晨钟。一时尽释怀抱,淡忘荣辱,快意何似!

  我常常想,绘画的魅力究竟是什么?何以作幅好画竟会如此之感人?我揣测,这魅力恐怕不会仅是高难度技巧的竞逐吧?每当我看到那类制作精巧而又黑、大、重、满的作品就会感到疲倦而昏昏欲睡,人生本来就很辛苦,为什么不多赐我些轻松?其实,艺术实当为全人类之宗教抚慰着我辈受伤的灵魂。就象是观音菩萨净瓶中的甘露,去浇灭众生心中的烦恼。而不是一味刺激感官的鸦片来点燃人们心中强烈的利欲之火!从耿辛兄的画里,我似乎找到了艺术的支点。夫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作为画家,挟雕虫之技,或有些许“可观者”利生,亦幸甚矣,夫复何求哉?

  言谈中得知兄绘画之馀,尤爱写作。今年所作散文、游记颇多发表。其文笔亦如其画清婉可爱而裴声画坛久矣!且又参政议政,关注民生,颇多建树。愧我愚昧,即不善文,更不敢涉足政事,唯恐宦海风波“过涉灭顶”者也!而耿辛兄以慈悲才情,为众生计,不避烦难,举重若轻,而所学无不能,所事无不善,真如大乘道者随缘度世,尤其使我钦之敬之!

  五十岁出头,作为画家,耿辛兄正当盛年,假以时日,他事或作画坛巨臂未可量也,愿耿辛兄人艺双馨,百尺竿头,更上一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耿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