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耿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耿辛“丹青难写是精神”

2014-02-17 14:20:31 来源:《中国画》作者:郎绍君
A-A+

  花鸟画如何适应新时代的审美需求,是不是能满足一般爱美的要求就够了?它可否给自己提出更高的价值目标?花与鸟,在自然界里是人的环境因素,在艺术中转变成了人自己——人的情感、意识自身。因此,花鸟是人,作花鸟画的根本功夫是对人的理解,对人生世界的领悟。要求花鸟画和人物画一样传达人世情状固然不适宜,要求它独特的表达与众不同的生命感受,并把这种生命感受,升华到时代文化的层次,并不过分。然而达到这一点却不易。它在要求艺术家具备技巧、功力、对自然的观察、体味的同时,还须具备更高的内在条件,如深刻的人生体验,生命意识,幻想力与直觉力,将生命意识化为花鸟境界、花鸟形象的才能等等。耿辛已经迈出了有力的一步,等待他的是更上一层楼,是更艰苦的创造。

  作为一个观者,期望着耿卓、耿辛对自己对艺术现状的超越!

  耿卓、耿辛兄弟二人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引起了首都画坛的兴趣和称誉。兄弟二人都不是专业艺术院校的“科班出身”,自学人物与花鸟,有此成绩,令人欢喜惊异。当然,所谓自学,并非无师承传授。他们在邢台、石家庄、天津、北京都有请教过的先生,如邢台地区老画家白寿章、天津著名画家孙其峰都是耿辛学习花鸟画的启蒙老师之一。他们二人在1985至1987年间,也曾先后到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进修,这对他们在技巧、观念上的成长无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不过,他们毕竟主要依靠自己的爱好、追求,依靠主动的而非被动的探求,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自己的才能和奋斗精神,才这样快速进步和成熟的。这使人想到目前存在的一个现象;一些美术院校的专业人才不是因为酷爱艺术才来学画,而是为了一个满意的职业和文凭才学画的。因此,他们或者比较缺乏艺术的素质与才能,或者因为缺乏发自内心的爱而不大用功。他们在毕业之后,尽管掌握了一定的技巧能力,却往往艺无所成,不过充任一个职业画匠而已。此外还有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就是在院校科班学习的学生,常常因为师承太专、教学太死而造成思维定势,毕业后久久跳不出学院式的框框,能画而不善思,有技而乏于悟,倒是有些非专门学校毕业的人才、东学西学,杂采诸家,使自己的个性和主体意识得到发挥,较快地自立门户,充分调动了创造性。古代和现代许多有成就的杰出画家,如许文长、朱耷、石涛、吴昌硕、齐白石、李可染、石鲁……等,莫不有类似的经历。这启示我们一个道理,就是学艺术不仅是学技巧,更重要的是学会启开自己的心扉,如古人说的“悟道”。技巧技术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获得,能“悟道”却需要才气、悟性、多方面的启迪和主动的索求。黄氏兄弟能在不长的时间里取得这样的成果,不是很有值得教育者和受教者思考的东西么?

  王安石诗云:“丹青难写是精神”。所谓精神,包含对象的“神”即特色、生命状态,亦包括主体即作者的情思和感受:而后者是根本性的。古人说;“画,心画也”,指的即此。一幅动人的画,不在物象的似与不似,乃在艺术家赋予物象的情意与心理力量。耿卓、耿辛的画都洋溢着一股灵气,一种生动性。人物的情态、构图的安置,花鸟的动势,笔墨的风采,俱都活泼泼的,不呆不死,没有在展览中常见的那种八股态。因此透着他门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精神性在其中。耿卓在六届美展时的一件作品是现实题材,而后转向画古装人物,多简笔写意,姿情生动,泼墨、勾勒、中锋、破锋交替运用,不少作品颇为传神。也在逐步建立起自己的艺术风貌,所谓自己风貌不仅是一种外在形色特征,主要是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审美价值和文化价值。当然,这里重要的还不是题材本身,但也不能否认题材的选择也反映着画家的意识倾向。一个艺术家要想立足于一个时代,必须能够感应那个时代的精神与情感,——当然这时代的精神也须由个性传达出。

  耿辛专画花鸟,在当代以写意花鸟出新创格的画家,真是太少也太困难了。写意花鸟自明清近代以来,名家辈出,风格多种多样,似乎把写意花鸟的道路都走绝了,让后人望而生叹。耿辛的花鸟画属于灵动隽巧的一路,于淡雅中见奇趣。尤其是他笔下的小鸟,栖缩在荷梗或秋枝上,情味十足。他能把智慧的、有创造性的的笔法用于表达感受,将形式的拓展与意境的创造联系起来,表明潜力很大,如果继续深化自己的修养,与自然更密切的对悟,当会有大发展。他也与耿卓一样,不拘一格,敢画,也聪慧有悟性,怎样开出一条真正自行其是的途径,是至关重要的。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耿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